菲律宾警方新增3例新冠肺炎病例 累计25名警察确诊


据警方介绍,截至目前,上海未发生经水路、港口输入的疑似或确诊病例。

其次,换班船员核酸检测通过后,卫健部门会为他们指定隔离点。确定下船时间后,民警在码头现场设置隔离警戒区进行现场秩序维护,禁止无关人员进入。同时对下船船员的信息进行登记掌握。

此外,除了重要的财政援助外,航空业还需要周全的计划和协调,以确保在疫情得到遏制后,航空公司可整装待发。亚历山大·德·朱尼亚克指出:“航空业从未有过如此大规模的停运,我们都没有重启的经验,我们面临的情况非常复杂。在实际操作中,我们会面临许可证和证书过期的突发事件;我们将不得不调整操作和流程,避免因输入病例导致疫情复发。我们必须找到一种可预测且有效的方法来管理旅行限制。在我们重新开始工作之前,必须先解除旅行限制。上述只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些主要任务。”4月8日上午10点,8名船员在上海宝山的罗泾港停靠下船,年前漂泊至今的游子们终于可以回家了。

他们每日汇总辖区各港区靠泊船舶和船员的动态信息,进行综合研判并规定,境外来沪船舶在上海港靠泊作业期间,船员原则上不得下船登陆,特殊情况下必须登陆的,应在指定地点集中隔离14天。

漂泊多月的8名船员在沪下船。 本文图片均由澎湃新闻记者 朱奕奕 摄

对此,航空公司一直在呼吁政府提供财政援助,以维持生存,这样疫情得到遏制后,航空业才有可能引领经济复苏。IATA也呼吁政府提供财政支持、贷款、税收减免等支持,帮助航空公司渡过困境。IATA总干事兼首席执行官亚历山大·德·朱尼亚克表示:“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疫情对航空业的毁灭性冲击,2500万名从事航空运输相关工作的人不得不分担由此产生的经济损失和痛苦。航空公司必须活下来,才能在疫情结束之后有机会引领经济复苏。因此,航空公司需要一线生机。”

“年前从菲律宾出发,结果新年时听说了国内疫情爆发的消息。”胡伟伟说,自此他们选择航线就开始选择途径低风险国家,例如泰国、印度等,直到4月5日抵达上海罗泾港区。

今天上午下船的船员,为何4月5日靠岸,8日才能下船?港航公安局罗泾所所长叶建明说,人员下船必须防疫先行,完成既定流程。

最后,海关和边检相关手续办理完毕后,船员全部上专车,港航公安派警车全程护送专车离开现场前往卫健部门指定的集中隔离点进行隔离观察。

为了保障复工,港口运转不止。